|
|
|
|
|
您当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页 > 本地文化 > 火岩溶洞查勘期间 接待文人墨客拾零

火岩溶洞查勘期间 接待文人墨客拾零

关键词:墨客拾零     我要发布新的信息
 以溶洞为主的火岩旅游区,从1984年元月起就开始查勘,直到1987年10月正式开放。其中,由我牵头,接待了大量的专家学者等文人墨客。首先创造条件,让他们得到直观感受,然后借他们的能量扩大对内对外的宣传,促进该旅游区早日同中外游人见面。在这些文人墨客中,有著名的老新闻工作者萧力,有世界闻名版画家古元,有著名的国画家黄永玉,有全国青年作者新疆的伊尔克西,有全国政协考察小组成员、原CC派的文祥和能源部的丹彤等同志。他们都具有真才识学,有锐利的眼光,有超人的文化艺术能力。对他们的接待虽然艰苦,但我乐在其中,深受教益,永远难忘。下面简叙二三。

“蝶恋花”和“减字木兰花”的形成

  1985年11月16日下午,我和易启茂同志陪同人民日报海外版特约记者、湘西现代名人、古丈县出生的萧力同志,结束了对洛塔?木古杉和土王遗址吴著冲的考察,当晚宿县城,还要考察八面山草场和火岩溶洞群。于是我告诉文化部门负责人,说这是扩大宣传龙山的大好时机,研究定下了一些相应的准备事宜。晚上从陪同萧老前来的《团结报》记者彭益口中知道,18日是萧老的七十大寿,于是决定文化部门的笔会放在里耶进行,顺便给萧老祝寿。17日,我陪同萧力和彭益上八面山参观,路过里耶,萧老发现文化部门在这里举行笔会,肯定与他的来临有关,显得很高兴,还作了简单的勉励讲话。
  中午,我们上了八面山。我先向他介绍了解放军打燕子洞解放八面山的情况,然后介绍了建设草场的前前后后,还漫步了自生桥。这一天,萧老情趣非常好。晚饭后,我们找来了知情老人彭武才与萧老谈今论古,直到深夜。18日,我们来到里耶,萧老逐一看了笔会人员的作品,然后深情地说:“写了东西要互相修改,取长补短,才能将作文变为作品”。晚餐准备很周到,萧老坐上主席位后,外面突然燃响了鞭炮,大家异口同声“祝萧老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!”朱绍明同志甚至有趣地喊“祝萧老万寿无疆!”饭后大家还翩翩起舞再表祝贺。
  这一天的活动,引来了当晚萧老的《蝶恋花》并序。该序深情地说:“八面山为余向往久矣,现建为大规模人工草场。三叶草正遍地成长。夜与老者彭武才畅话今昔,感慨良深。十八日为余七十初度日,同行者各有祝贺。匆匆成此,谨致谢忱。”词曰:

  七十登得山儿面。
  湘鄂川黔,
  我疑云中见。
  往昔兵戈今海宴,
  牧翁夜话情忘倦。
  遍地三叶绿艳艳。
  遥想明朝,
  禽畜满笼圈。
  更喜文成各一卷,
  杯光舞影勤相劝。

  捧读萧老大作,我彻夜难眠,冥思苦想,不怕献丑,亦步其原韵:

  五十伴君登八面。
  川鄂湘黔,
  尽在云中见。
  三中全会指航向,
  土家苗汉勤忘倦。
  红黑三叶绿艳艳。
  牛羊起舞,
  牧歌更豪放。
  待到黎民小康时,
  美酒佳肴再相劝。

  11月21日,我陪萧老来到火岩,州团结报社除彭益始终相随外,又来了个女同志,为人十分谦和,连萧老都尊称她为“龙大姐”。萧老在火岩五天时间,言传身教,我们更加敬佩。他不辞辛劳,用四天时间考察了四个溶洞。那几天,天天下雨,山上羊肠小道,泥泞难走。第一天考察惹迷洞,他就摔了两跤。第二天考察小风洞,在洞口傍又因路滑而摔倒在杂草蓬里。在我们的帮助下,这位七十高龄的老人爬起来,一边前行,一边高叫“龙大姐,你摔了几跤,摔的次数越多,表示对火岩的感情越深。”这一天过去了。第三天就为难我们了,因为他要看一个十分难走的石花洞。进这个洞,首先得下五丈多深的天坑,我们都得用手拉着绳索上下,他是万万不能。怎么办?我与乡党委书记冉瑞科商定,先天晚上派人去苦达岭村,组织民兵,准备木梯和绳索,好来洞口照顾客人。11月24日上午,我们翻山越岭来到天坑口,人人满头大汗。我叫民兵将三架木梯连接好靠在石壁上,又在坑口的树上系一根大绳索,绳的一端捆在萧老的腰上,几个青年前拖后拉才从木梯上将萧老送下天坑。他进得石花洞,见洞内钟乳石、石笋呈现各种花纹,边走边说真是“地下公园”、“花的海洋”。“这里可叫桃花店”,“这里可叫杏花村”。直到下午六时,我们才回到乡政府。晚上闲话中,大家都赞扬萧老不辞辛劳。他却风趣地说:“大家敬老尊贤我好感动;不好理解的是,我又没犯错误,为什么民兵用绳索绑着我,押送我下天坑。”
  萧老对火岩旅游的考察和开发十分关心。第四天他对我和火岩乡党政干部讲了许多重要事项。大意是:第一,有这样好的旅游资源,就要有洛塔那种古杉的精神,把龙山经济建设项目中这个空白填起来;第二,要进行山水田林路综合考察,然后才能配套开发;第三,扩大宣传极为重要,你不讲不写别人不知道,这个责任人人有,你有我也有(后来他在人民日报上写了文章,法国探险考察团两次来考察,恐怕与萧老的文章有关)。
  11月25日下午,我们回到县城,晚上他来到土家织锦厂看了叶玉翠的作品。26日离开龙山,我送他到永顺。当晚在永顺招待所,他不会客,就只有彭益、“龙大姐”和我四人回忆他的龙山之行。谈到高兴时,他诗兴大发,在一张纸条上写了《减字木兰花》并序。序中说:“重到龙山,得上八面山外,更登洛塔大界访国宝——古水杉及吴王旧址。又欣见叶玉翠老人之土家锦事业日益发展。而火岩溶洞群奇景及皮渡河风光,正惹得游人直到着迷程度也”。

  龙山三宝,
  傲立南天世上少。
  大界洛塔,
  寻根遥访吴王家。
  生花妙手,
  再见眼前云霞走。
  世内桃源,
  洞美溪清别有天。

  “火龙图”的出现

  年  月  日,县长彭军从州里打来电话,说他已经和著名画家黄永玉老人约好,三天以后来龙山,要我去农车乡作好第一站的接待工作(其实就是准备好吃中餐和中午休息),同时叫县政府招待所安排好最好的床位和饮食。我和司机梁厚文第二天就去了农车乡政府,和他们商定了如何接待。书记张谋友说:“只要这些名人肯来,我们没有海味有山珍;听说黄老的儿媳最怕农村的臭厕所,我们把它由臭变香。”他分工乡干部认真准备。的确,月 日,由州委统战部领导吴官海陪同,他们一行四人上午十一时来到了农车乡,对这里的安排,他们比较满意。稍稍休息以后,听了1983年正月正这里恢复土家族摆手歌舞活动、得到中央民委民族文化司副司长牟根赞扬的情况汇报,他们还看了新建的摆手堂牌楼,然后来到县招待所。
  第二天早餐后,黄老他们认真观看了宣传窗展出的火岩溶洞有关照片,非常高兴。在县长彭军的请求下,黄老愉快地来到所长王庭银早已准备好的书桌边,开始了绘画。这时县委书记符光安也来到了旁边,县长向黄老作了介绍,黄老和符书记认识后转入了构思。他放下烟斗,拿起墨笔,在碗里沾些清水涂在香纸上,再用一支笔沾满墨汁,用麻利的动作,在香纸上转来转去,我们看得眼花缭乱,不过二十来分钟,已形成一幅画,黄老再用小毛笔在画的右上角写了三个端端正正大字“红荷图”。休息一会,他用同样工具又画了一幅,命名我现在记不清了,可以在县档案馆里查找。
  画完两张以后,黄老嘴里含着他的烟斗,目不转睛地转入沉思。过了一阵,不知他问谁:“龙山这个地名是怎么来的?”然后眼光扫了大家一遍。霎时我想,这个问题书记、县长实难回答,其他人不可能回答,只得说:“这个问题没有作详细考证,县志记载县政府的旧址叫白崖洞,形若龙头,雍正七年改土归流,知府建在这里,由此得名。”其他人没开口,黄老信以为真,然后他又问书记、县长:“龙山县有多少洞?”我见他俩很为难,很快回答:“去年我们县志才修成,全县有洞二千二百多个。”黄老这时可能不想细问了,于是又作起画来。只见他用墨笔在湿透的香纸上转了几个圈后,很快现出了一条龙。在水和墨稍干以后,他不慌不忙地拿起小毛笔,在画的右上方写上“龙山二千二百洞,洞洞奇瑰不可知,”又在下边端端正正地落款“黄永玉”。从此,“火龙图”这幅画,在龙山各地、各种书刊上比比皆是了。
  值得一提的,所长王庭银发现黄老想退场了,笑着哀求道:“黄老,您这些画我们工作人员一辈子也看不到,如果能给招待所一幅就好,我天天看您的画,天天想到您老人家!”王庭银的话,黄老受了感动,他问“还有纸没有?”王庭银说早就准备好了。黄老略加思考,很快画了一栋楼房,并题字“月是故乡明。”
  作完了画,收场时,吴官海同志说:“这些黄老的作品,价值连城,起码一幅要值万元,你们要好好保管。”很遗憾的是,吃中饭以后,黄老一行休息了,第二天就离开了龙山。不知是他们有重要事情,还是因为符书记未陪他们吃饭,反正他们没有去火岩了。


题字留言 情深意切

  1987年10月1日,火岩惹迷洞前厅经精心筹备,特别是水、电、路等配套设施均已建成,已正式举行了开放典礼。这一个月,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络绎不绝。同月20日,州政协来电:全国政协老区视察团已到州,他们分两个小组,一组去桑植,另一组五人21日来龙山。接到通知,我们向县委和政府在家领导作了汇报,决定由政府常务副县长龚其彪汇报经济工作情况,由县政协陪同参观土家织锦厂和火岩溶洞。
  视察组21日下午到达龙山,有一位老红军姓陈,有国家能源部原副部长丹彤,有世界闻名板画家古元,还有一名解放前军统成员文详,由一位女同志带队。22日上午,龚副县长作了认真的汇报,汇报中表扬了我,说在龙山社会主义建设中,新增了一项旅游业,我在考察和开发中,付出了巨大心血。考察团同志听完汇报后,来到县委接待室观看了易启茂几年来拍摄的照片,他们对洞中盲鱼十分感兴趣,尤其是文详同志,简直是凝神专注。
  午餐后,我陪同考察组参观了土家织锦厂。在参观中,他们见到那些精美的古色古香的作品,人人赞不绝口,摸了又摸,品了又品,爱不释手,那位女同志提出要买几件带回去。我同厂长商定,给每人送一件,由县政协付款(后来厂里未收)。
  23日上午,我陪同考察组(旅游局局长王庭银开着旅行车)去火岩参观。都是老同志坐车,车速很慢,但到了去火岩和去湾塘电站的岔路口,陈老突然叫停车。我以为他晕车了要休息,那知道他从前排来到后排问我“这个地方是否叫红岩坎?”我说“是的,你怎么知道?”于是,他情不自禁地给大家讲了个简单的故事:1934年春,他随贺龙到龙山,在招头寨遭到陶广部的阻击。两军形成拉锯战,从招头寨打到可立坡,又从可立坡打到这里(他用手指了指酉水河),龙山和湖北来凤只隔这条河,我们越打越勇,陶的人纷纷下水了,大部过了河,水里淹死不少。战斗结束后,他也才从老百姓口中知道这里叫红岩坎,他就是在这里被打伤了右臂。我看了他右臂的伤疤,对老革命的经历,对这位陈老惊人的记忆力,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。车子向前开着,我们的激动之情还平静不了。
  来到火岩,用了三个多小时参观惹迷洞前厅和鲢鱼洞。因为他们对这里的每一个景点都很感兴趣,特别是到了名为“武陵春晓”前,他们停留最久,因为这组景观显示,既是迷宫仙境,又是桃源春色,集体在这留影后,每个人还单独照了像。来到“双龙戏龟”下方的“不老泉”边,见粼粼矿泉十分惹人热爱,据说从不喝冷水的北京人都喝了两口,唯求长生不老。看过了这两个溶洞已是下午四点多钟了。我们正准备回县,但文祥同志苦苦要求要去飞虎洞看盲鱼。
  我与乡党委书记冉瑞科和旅游局长王庭银考虑,第一时间不早了;第二进飞虎洞非常难走,都是老同志,出了问题不好交待;第三,客人早被照片(盲鱼)迷住了,要看活盲鱼可以弥补。于是向客人讲清了道理,也布置乡干部去抓条盲鱼晚上送到县里来,这样才车拉客人回县城。
  吃过晚饭,客人们又去看照片,这就更亲切了。那位带队的女同志说:“省里领导刘夫生写的对联‘藏天地之灵,纳山川之秀’和横批‘福地洞天’,真说到我们心里了。”这时王庭银同志机灵地弄来了题字桌和用具,客人们也不客气了,陈老拿起笔在香纸上写了个大大的“虎”字(不知现在还在档案馆没有)。丹彤、古元分别题写了“惹迷洞景色迷人”、“神宫仙境,景色无双”(见照片)。文祥同志没有题字,但他心情很激动,主动邀我在他住的宿舍内谈白。在我的询问下,他非常坦率地讲了许多(因他知道我是县政协副主席),大意是:第一,上了贼船如何为贼王卖命。他说:“这次考察,本来先将我分到去桑植那个组,到了州里我主动要求和沈醉换地方,我去龙山,他去桑植,因为解放前我在桑植有笔血债,实在太内疚了,组织上同意了。第二,有幸沐浴统战政策的光辉,解放后一直是政协委员,得以将功补过。第三,通过这次考察,他深感基层干部的工作条件艰苦,老区人民朴实勤劳。由于喝了点白酒和在参观中有了很大收获,他真是夜话情忘倦。我也毫无睡意,因为心里想到火岩送盲鱼的人还未来。
  大约十点多了,服务员告诉我,火岩有人送东西来了。原来是乡政府秘书向家禄,先将用罐头瓶装着的盲鱼交给了我,然后将挎包里的五件小钟乳石(造形很美观)放在桌子上,并说“一人一件”。我将装盲鱼的瓶子和一件钟乳石送给文祥。文祥此时感动得快要流出眼泪。他深情地对我说:“想过去,我的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;看今朝,我又荣幸地捧着人民赠送的瑰宝。”当天晚上我自自在在地睡了一觉,第二天早饭后,我和其他一些县领导,依依不舍地送走了客人。

赞助商提供的广告
纠错信息:( 已有 0 人发表纠错信息 )
电话:19971794944 传真: 邮箱:354026685#qq.com
地址:龙山县民安街道办事处团结路201号(三楼) 邮编:416800
Copyright © 2004-2022 龙山县百原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版权所有  技术支持:城市联盟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""
='{"id":"10"}'>